主页 > 短篇文章 >

被蹂躏得死去活来 粗大|三个男人一起上宁小小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2-03 12:08
陈州愧疚着道歉,馨儿老师似乎不忍打击自己老公,强打精神露出一个笑脸,说了句没关系,便直接下了床。 这一幕令我有些错愕,我没想到一副文质彬彬模样的陈州居然是个银样镴枪头,从夫妻俩的表现来看,他似乎根本不能持久到让馨儿老师得到满足。 如果这样的话,那岂不是…… 我陷入了异样的幻想。 而视线中,馨儿老师却光着身子朝门的方向走了过来,曼妙的身姿就像是世上最完美的艺术品,看的我口干舌燥。 两条纤细的美腿来回摆动,隐约还能看见风景。 我一时看入了迷,忘了自己现在的行为是在偷窥,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。 文学 馨儿老师和门只剩两三步的距离,下一秒,那双氤氲的水润眸子,突然浮现一抹惊恐,她玉手掩着红唇,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身前这道门缝…… 隔门而望,当和馨儿老师视线对上的那一瞬,我整个人心脏都漏跳了一拍。 完蛋!被发现了! 我从馨儿老师惊愕的眼神中得出这个结论,下意识的选择逃离。 压着脚步声,用最快的速度溜回自己睡的房间。 可是过了没有几分钟,还不等我心跳平静下来,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。 “张浩,你睡着了吗?”馨儿老师轻柔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。 我浑身一僵,没敢应声,有些惶恐的躺在床上装睡。 这时,敲门声又响了几下,馨儿老师还站在门外,她似乎认定我偷窥了她们夫妻做那种事,所以想过来兴师问罪。 无论如何,她都是我的老师,这个身份让我天然有一种敬畏感,更何况自己确实看到了不该看的,这时被找上门来,心虚的连动都不敢动。 我越发紧张,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,门把手突然转动了一下。 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,刚才惊慌失措的跑回来,匆忙之下忘记了锁门,更没想到是,馨儿老师居然直接开门走了进来。 看样子,她好像真的生气了! 我心中忐忑,借着客厅的灯光,眼睛微微眯开了一条缝,看到馨儿老师那性感的身影,从外面缓缓走近。 眼下,她虽然穿着衣服,但只是一件薄薄的丝绸睡衣,里面的景色清晰可见。 她竟然真空着就过来了?! 我愣住了,一想到馨儿老师不着片褛在陈州身上的画面,身体立刻就有了反应。 我心中暗骂自己一句色心不改,都这个时候了,还想着那种事。 可能是半夜进入男生的房间,让馨儿老师也有些犹豫,不过在门口徘徊了几秒后,她还是选择往床边靠近。 从表情上来看,她同样也很是紧张,小心翼翼迈着步子,但却没有观察到地上放着我一双鞋,刚走到床边就被绊倒,整个人都扑倒在了我的床上,更巧合的是,她的脸离我那儿只有几厘米距离。 甚至我能感受到从她小嘴里呼出来的热气,拍打在那里的感觉。 馨儿老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她紧张的盯着床上的我,观察我的反应,见我一动不动,睡得很熟的样子,悄悄松了口气。 此时的情况非常尴尬。 馨儿老师应该是知道我在装睡的,可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犹豫着要不要戳破这件事。 我现在能做的只是保持镇定,一颗心砰砰的疯狂跳动。 正当馨儿老师撑着胳膊准备起身时,突然,她的视线定在了我下面那一块地方。 那一刻,馨儿老师愣住了,红润的小嘴微微张着,似乎在震惊我的雄厚资本! 我再度把眼睛睁开一条缝。 发现即使房间没开灯,馨儿老师的眸子都透着些许明亮的光芒,那是一种名为渴望和期待的情绪。 “张浩,张浩……” 突然,馨儿老师小声喊了我几下。 我吓了一跳,以为她准备捅破这一层窗户纸,立即闭上双眼,不敢吱声。 随后,房间里陷入了沉默。 时间过去了约莫一分钟,就在我觉得馨儿老师已经离开了时,暮然感觉有一只小手,轻柔的触碰在我的下方…… 馨儿老师竟然用手摸我那里? 发现了这一事实,我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,顿时回忆起刚刚馨儿老师在她老公完事后,脸上那欲求不满的神色。 莫非她想…… 此时,那只小手在我那儿轻轻点了两下,随后更加出人意料的搭在了我裤衩边缘,传来一股拉扯的力道。 我震惊的差点睁开眼睛,还不待我反应过来,裤衩已经被小心翼翼的扯下去一截。 这一刻,我整个人都是懵的,实在没有想到,平日里温婉贤惠的馨儿老师,竟然有勇气脱我的裤子! 她想要干什么? 我隐隐察觉到了一些,然后激动的浑身绷紧,手脚全部僵硬,强烈的期待感令我连呼吸都悄然屏住。 果然,没过一会儿,下身一阵凉意袭来。 紧随其后,馨儿老师很低的惊叹吸气声音传了过来。 我听到以后,知道她是在为我雄厚的本钱而感到惊讶,心中忍不住有些得意,人也变得更加兴奋,下面的反应愈发剧烈。 我明显察觉到,馨儿老师的呼吸变急促了。 这种情况下,我特别好奇馨儿老师下一步会怎么做,不自禁的把眼睛悄悄睁开一道缝,发现馨儿老师站在床尾,目光痴迷的盯着我那里,久久不移,脸上的表情特别复杂,似乎是挣扎着想要做出什么决定。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,我才突然发现,馨儿老师并没有穿底裤,丝绸睡裙的下摆仅仅包住了翘臀。 简直太刺激了! 我强忍着没流出鼻血,禁不住幻想,下一秒馨儿老师就会爬到床上,和我来一场翻云覆雨。 但是,事情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发展。 馨儿老师最终只是用复杂的眼神定定的看了我一会,然后却半咬着薄唇重新把我的内裤提了上去,退出了我的房间。 等她把门关上以后,我猛地从床上坐起,心中特别不甘,我可以肯定,馨儿老师刚才的确是动心了,她应该是有那么一瞬的冲动,想让我代替她老公满足她,不然无法解释她为什么会扒掉我的内裤。 但可惜的是,她最后并没有这么做,贞洁道德成为了束缚住她的枷锁,我也因此失去了一场美妙的体验。 房间已经完全安静下来,夫妻俩卧室的方向也没再传来任何动静,看样陈州根本没有再战一场的能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