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短篇文章 >

自己把腿张开求饶|在镜子前面揉弄喷水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2-03 12:10
我用手又狠狠来了一次,然后心中浮起一个念头。既然王率不行,那就只能由行的人上了。况且姚婷已经交了半年的房租,那么她们最少还会在这里住上半年。半年得日子我一定得找个机会,让她好好做一次女人。 想到这,我又开了浴室的摄像头,视频里姚婷浑身被淋湿,一丝不挂的站在浴霸下面,手还在身下抚摸。我看见她的眼角还些泛红……一脸欲求不满。 我心里更加下定决心,一定要搞定这个性感尤物。 好在老天爷好像都在帮我,这天我吃过午饭就发现,姚婷今天提前下班了。 我礼貌地问了两句,原来她是有些发烧,就先回来了。我赶紧下楼买了温度计和退烧药就进了姚婷的房间。 文学 谁知一进门就发现,姚婷什么都没穿的躺在床上。我看着床上的酮体,口干舌燥,心底闪过一些笑意。 姚婷听见声音赶紧把被子扯在身上,尴尬的笑,“房东大哥,您怎么过来了?刚才……” “刚才我什么也没看见,你先……”我转过身子,就示意让她穿衣服。 身后立马传来衣服摩梭的声音,我掐了掐时间,背对着她开始给她冲感冒药。眼看着对面的窗户上,姚婷的裤子刚要提上去,我上去把感冒药递给她。 “啊!”她尖叫一声,我顺势假装手一抖,温热的感冒药不偏不倚泼在了她的两腿间。液体顺着双腿滑落,她肉色的底裤被打湿,基本就如同没穿,印衬出里面的风景…… 姚婷耳根都烧红了,一手捂着身子就往后退。不巧她一脚踩在了纸杯上,整个人一个踉跄。我赶紧拽住她的手臂,将她拉到我的怀里。 她没有穿里衣,胸前的柔软一受力撞在我的胸上,还有些发烫。那触感太销魂,我身体一时间有了反应。因为两人距离很近,我的撑起的帐篷碰到了姚婷的腹部…… 姚婷低头看了一眼我的身下,不用想也比他老公的家伙要顶用。我看见她吞咽了一下,顺势托住了她的臀部,将她整个人往上提了一把,我的坚挺隔着裤子正好抵在她的那处。 她娇嗔地推了推我,“你……” 我看着她意乱神迷的慌乱样子,当真撩人心弦。我故意往前迈了一步,向她靠了上去…… 她浑身一颤,娇喘出声,“啊,不!” 声音千回百转,很快,姚婷恢复意识。她捂住嘴迅速推开我,穿上裤子才说话,“你……我没事,没什么事你先出去吧。” 我笑着走进去:“你别误会,我怕你发烧搞严重了就下楼买了些药。发烧拖久了就不好,还是赶紧想办法退烧比较好。” 姚婷看了我一眼,很快挪过视线,“嗯,多谢您担心了。我换身衣服。” 说完,她准备进洗手间,不过到了手的机会,我怎么可能就这么走。我赶紧拽过他,转了转脑子,说道:“除了给你送药,可能还有点事想请你帮忙。我房里灯泡坏了,我想换个灯泡,想要麻烦你帮忙举下手电筒。” 姚婷想了半天,念在我是房东还是点头答应了,我心底一笑,在前面带路,带着她一进门,就有一股把她按在地上强行办了的冲动。 拿了个梯子和她一起进去,我踩在梯子上装模作样的修灯泡,因为站得高所以视线自然往下,很合情合理的把视线放到了下面姚婷胸前的雪白当中,这一看视线就移不开了,身子涨得难受至极。 在我偷看的时候,姚婷也秀红着脸在看我,因为的裤子彻底撑了起来,加上我又踩在梯子上,这个高度差不多到她的嘴…… 她有些害羞,却又十分好奇的,不经意的看了一看又一眼。 这也难怪,她老公都那样了,对我这样的当然很好奇,甚至还会向往,只是碍于矜持不敢太明显罢了。 我干咳了两声,开口到:“看来应该是烧了,估计要明天重新买个灯才能好,你看今天能不能先去你们那边洗个澡?” 姚婷稍微有些犹豫,不过很快便点头:“没事,去吧。” 我笑着说没事,我便拿着干净衣服去了隔壁姚婷家的洗手间。 一进门,我埋头就看到了边上洗衣机里面的衣服,最上面的就是一套紫色的蕾丝内衣,看样子应该是她刚换下来的。 我的呼吸顿时加重,缓缓的拿了起来,轻轻捏在手里还有一些残留的体温,放在鼻间轻轻一嗅,除了她身上的体香,还有一丝别的味道。 就是这一丝味道,彻底刺激了我的荷尔蒙,让本来就已经憋得很难受的我几欲爆开,小腹像是烧起了一团火,鬼使神差的解开了裤子,用姚婷的内衣开始了那罪恶的起伏。 大量的肾上腺刺激着我的身体,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快,回想起在监控中看到的,不禁把和她亲热的老公自动换成了我,正在用尽浑身解数的肆意蹂躏她,让她痛苦而享受。 我完全沉寂在了想象当中,以至于姚婷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没有发觉。 “房东大哥,是没水了吗?”姚婷疑惑的温柔声音响彻在我耳中。 冷不防的一声呼喊让我瞬间喷发,随之还有世界末日到来一般的恐惧。 要是被她发现了,我不就完了! 现在我的姿势是背对着她的,听她话的意思,她还没有看到我正面干了些什么。而我索性弯下腰假装看洗衣机,边趁机把她的底裤一起塞进裤子里面拉好了拉链。 做好之后,我才直起回身,心虚的看着她:“没什么,我突然想起来我忘了带东西了。” 姚婷脸色如常,看样子是没有发现,笑着问到:“喔,那您先回去拿,反正我暂时也不用洗手间。” “算了,不麻烦了。明天一早我应该就能修好灯,再洗也不急。”我只是摆了摆手往外走着,现在我哪儿还敢在她家多待,赶紧离开。 回到家,我这才把裤子里面,姚婷的底裤拿了出来,上面全是我留下的痕迹,当即到洗手间几下搓干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