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短篇文章 >

公司哺乳期妇女|一股热流从她的下面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2-03 12:11
我一听顿时激动起来,二话不说就把她拉了进来。 这大半夜的,跑到别的男人房间里洗澡,明显让林伊曼也显得非常不好意思,轻轻给我道了声谢谢,然后立刻迈步进了旁边的浴室。 没一会儿,浴室就响起水流的声音,透过毛玻璃,她朦胧的妖娆身影在里面不停地腾挪,时而撩水,时而弯腰。 乖乖,这也太刺激了吧! ,宾馆的房间里,女人在浴室里慢悠悠的清洗着身子,而男人则是老早的事先就收拾好,急色的躺在床上,只等女人洗完出来后,直接按在床上疯狂输出。 不过,这种事也只能想想,除非林伊曼也对我有意思,怀着同样心思的男女才能一拍即合,找机会偷偷摸摸的进行。不然,大成可就在隔壁呢,我要是敢对他女朋友强来,那场面可就太难看了。 文学 大概煎熬了十几分钟,林伊曼似乎终于洗好了,开始擦拭身上的水滴。 我在外面看的心砰砰直跳,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美人出浴的景象,就忍不住一阵激动。 半晌后,浴室门打开,林伊曼和她来时一样,还是穿着那件粉色睡裙,不同的则是,身上多了一股沐浴后的慵懒,一头润湿的秀发凌乱的披散在肩,风情尽显的站在我面前。 那修长的玉颈,漂亮的锁骨,圆润的香肩,纤细的玉臂,无一不牵动我的神经。 直到此时,我才蓦然注意到她的睡裙竟然这么短,只到了大腿根部,堪堪遮住翘臀,甚至步伐只要稍微迈大一点,其下的风光就会被一览无遗。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,我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混合着洗发水沐浴露味道的女人香。 我身体当即有了强烈的反应。 林伊曼似乎也注意到我的异样,面色粉红,但并没表现出多少羞涩,出乎意料的没急着回去,反而落落大方的坐在了我的床上。 “阿明,这么晚了,我没打扰到你休息吧?” 她的睡裙本来就短,坐下时衣服拉扯缩了一下,黑色蕾丝内裤露出一道边缘。 我看的心头狂跳,有点摸不准她的意思, 莫非真的想勾引我?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我可就对不起大成了,反正送到嘴上的肉,我肯定一口吞下去。 这么想着,我试探的挨着林伊曼柔软的娇躯,慢慢坐下…… “还行吧,主要是你俩刚才的动静太大了,叫的震天响,我想睡都睡不着。”我挨着她坐下,意有所指的说道。 倒也不怕她反感,大家都是成年人,没什么不好聊得,有时候,荤段子反而是递进男女感情的绝佳手段。 林伊曼闻言,脸色一红,啐了我一口,“哪有那么夸张!” 我嘿嘿笑了两声,用指尖戳了戳她白嫩的大腿,细腻嫩滑的爽感让我心中一荡:“你这大晚上跑我这来,大成能放心?” “他?办完事就睡得跟死猪一样,叫都叫不醒。”林伊曼撩了一下头发,风情万种的白了我一眼,“再说,我可是你兄弟的女人,你还能把我怎样啊。” 我一听就不乐意了,这是挑衅我啊! 我眼馋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见她这么能放得开,干脆利落的就伸出胳膊,作势就要往她腰上搂抱。 这一下主要还是为了试探,如果林伊曼没表现出反抗,我肯定顺势就把她给办了。 可惜林伊曼没给我这个机会,见我一副动真格的样子,立刻怂了,往旁边躲闪了一下,没敢继续撩拨我,羞急的说道:“别闹!你还真动手啊,要是碰了我,大成肯定饶不了你!” 我讪讪的停手,心中很是遗憾,从她的表现来看,似乎并不打算和我发生点什么,这种看得见吃不着的感觉,特别不好受。 但我没想到的是,林伊曼下一句话,立刻让我重新打起了精神。 “你就别想那些歪心思了,我可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,来找你是有正事的!”说到这,她停了一下,用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,“我听大成说你之前是学按摩的?我小腹最近老是疼,你有什么办法吗?” “小腹痛?做太多了吧!”我鬼使神差的就接了一句。 林伊曼明显听懂话中内涵的意思,顿时用小拳头在我肩膀上锤了一下,气急败坏的说:“瞎说什么呢!我一直有月经不调的毛病,别废话了,我在网上看过按摩可以缓解腹痛,你给我按按,我试试你手艺怎么样!” 我身体一震,心里窃喜不已,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林伊曼大半夜来敲门地目的竟然是让我给她按摩。 还不等我有所表示,她就特别主动的上床躺好,两手放在身侧,一双修长的美腿合拢起来,不留一丝缝隙。 “别看了,快来吧,按好我还得回去睡觉。” 林伊曼根本没有小女生那种扭捏,表现的落落大方,似乎没察觉到她玉体横陈的模样会给我造成多大的诱惑! “行,这是你自己要求的,那我可来了!” 我吞下了口水,平复一下体内的燥热,伸手慢慢朝着林伊曼摸了过去。 眼看着林伊曼那性感的娇躯触手可及,我实在忍受不住内心的悸动,脑子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。 “哎呦……” 我喊了一声,装作没控制住重心的样子,整个人往林伊曼身上扑了过去。 在倒下的过程中,我瞅准机会,一双手便顺势地抓在了那对高耸上面。 滑嫩充盈的手感,让我整个心都飘了起来…… 不得不说,我的演技假的连自己都有点看不下去,但是不要紧,能占到便宜才是最重要的。迎着林伊曼恶狠狠的目光,硬是在她饱满上抓捏了两下。 只有一层丝质睡裙束缚住饱满,充分展现出软弹的特性,我一摸上去,就感觉掌心特别充实。 “嗯~” 林伊曼被我捏的嘤咛一声,俏脸爬上两抹酡红,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,双手护着胸,一脸防备的说道:“你想干什么?别太过分了!” 我见她似乎真的有点生气了,尴尬的摸了摸头,倒是没敢继续莽撞乱来。 林伊曼愤愤不平的瞪了我一眼,嘀咕了一句色狼,重新躺好,眼睛一转不转的看着我,目光暗含警告。 在她的监视下,我并没有放弃,只不过表面上显得老实了许多,两手互搓了一分钟,等到掌心发热以后,放到她平坦的小腹之上,光滑细腻的肌肤,摸上去,令我心中又是一荡。 我一边摸,一边用眼睛余光在林伊曼身上打量,那完美的容颜和凹凸有致的身躯,看的我心头满是火热,邪念疯狂的滋生出来。 管她什么朋友妻不可欺! 这么一个极品尤物,就躺在跟前,无论如何,我也一定要把给她占有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