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短篇文章 >

乖把葡萄一颗颗夹碎h_山茶花开

    发布时间:2019-12-03 12:12
刚进大门,我就听到几声异常的响动,来自弟妹的那个房间。这傍晚时间,弟妹一个人在家,还能出什么事? 我蹑手蹑脚走过去,发现门没关,房间里隐隐约约传出一丝喘息声:“嗯…嗯…啊…嗯…” 我的脑子马上就乱了,我虽然没吃过猪肉,总见过猪跑,知道这是什么动静。弟妹难道这是在家里搞上了别的男人? 不!不会的!我相信弟妹不是那种人! 我弟死的早,没留下一儿半女,照着弟妹这副好身板完全可以再找一个,可是弟妹却留在村里和我相依为命,我不相信她是那样的人! 我悄悄凑近了门缝,房间里没有开灯,但是日头刚落下山头,弟妹的床就在窗子边,看到里边的场景,直让我喷血。 弟妹那丰腴白皙的身子竟然一丝不挂! 弟妹半倚在床上,那一对好似刚出屉的大白馒头,一只芊芊玉手放在上面。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粗重了,我渐渐有了反应,裤子越来越紧。想必弟妹是不知道我今天会提前回来,我想走开,可是我的脚却不听使唤。 弟妹两条修长的大腿白皙紧致,小腹平坦光滑,实在不像是已为人妻的女人。这般珊珊玉骨,丰姿嫣然的女人谁看了都把持不住。我弟从小身子就弱,连自己这么漂亮的媳妇都没留下种。 弟妹的一只手,向着下方顺下去,纤细的玉指探寻着,修长笔直打开,月光下若隐若现。我的心扑通!扑通!地跳。 弟妹小心翼翼地缓缓深入,立刻触电一般地扭动着身体,情不自禁地一声娇喘:“嗯!……”没想到弟妹如此旺盛,看来我那孱弱地弟弟没能好好开发这块好地。 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动作,只听见弟妹地嘴里不断地传出娇嗔,玉腿不受控制。我看的口干舌燥,感觉快要炸裂了,裤裆快要爆了。 一条玉臂来来回回,愈来愈快,弟妹的娇喘声也越来越急促,我在门外都能隐隐约约听到轻轻的声音:“嗯。。。啊。。。” 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,解开裤带,咽了口口水,开始试探自己。 弟妹毕竟是初经世事的少妇,有需求很正常。我光棍的这么多年里,也经常在夜里自己玩儿,以至于触觉变得极为麻木。 但此刻,此情此景,让人按捺不住呀,我感觉特别强烈,一下子就起来了。 弟妹越来越疯狂,伴随着身体不自禁的,弟妹喘息声越来越重,发应也越来越多,在月光极其诱人。我真想冲进去,但理智告诉我那可是我弟妹呀,可不能胡来! 弟妹在月光下风光尽现,粉面晕红,芳心荡漾,千般娇羞,面似桃花,真令人难以忍耐。肥水不流外人田,我一定要让弟妹臣服于我,但是心急吃不上热豆腐,要慢慢来。 我大力的不可描述着,眯着眼欣赏着这美妙的场景。弟妹的声音越来越大,忽然身子一僵,腰背挺直,不受控制的筛糠一样的颤抖起来,而后身子一松...... 弟妹两眼上翻,大腿直颤,大口的喘着气,身体还留有余韵,把床单弄得一塌糊涂,却也更加让人难以自控。 我浑身热血直往脑袋上冲,一只满是老茧的手弄得自己都要受伤了。弟妹忽然跳下床,径直往门口走来,两对也随着一下一下的。 我根本没料到弟妹会走过来,一下子愣在了门口。弟妹扯过门后挂着的毛巾,忽然看见了我,惊叫一声:“呀!哥,你怎么…”,也愣在原地,满脸通红不知所措。 我们两人于是猝不及防的四目相对着,煞是尴尬。我耀武扬威地她看见了,气氛极为暧昧。弟妹虽是一脸的羞愧,生气,害怕,眼神中却还有一丝的惊讶赞赏和渴望。 看着弟妹白皙娇羞的面庞,我内心狂跳,股股热气冲上脑袋,顿时一去不复返,忍都忍不住,便在这一刻爆发了,场面变得更加尴尬。 弟妹看着我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,又急又羞,咣当一声把门关上。我仍旧傻在原地,这可咋办?这城里人都好面子,可不比农村的寡妇,今天的事情不解释清楚,以后和弟妹有了隔阂,征服弟妹的美事肯定要黄。 这事要是换成村里的女人,哪会让我吃这闭门羹,你情我愿你侬我侬的今晚肯定就是一番混战。可眼前这个娇人是大学毕业的城里人,还是我的弟妹。这就不好糊弄了。 在村里我弟妹邵莹是我见过的最白净娇嫩的女人,在很多个寂寥的夜里,我摩挲着自己闹革命的不可描述的部位时,脑海中总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弟妹那窈窕的身材。 我敲了敲门,试探地说到:“弟妹啊,哥今天早回来没告诉你,是哥不对,以后我回来一定敲门。”我真巴不得弟妹天天如此,好好养养我的眼睛呢,这辈子能找这样的老婆,也是不枉人世走一遭啊。 弟妹冷冷地说:“哥,这件事我们都放在心里吧。”弟妹平时挺活泼地一个人,跟我也是打打闹闹的,现在却是少言少语。氛围太暧昧了,话说的多了,自己都觉得别扭。 “妹啊,今天下雨,你多穿点,别给着凉了。”我悻悻的回我房间,满脑子都是弟妹那白花花的大腿,好似一层油脂敷在皮肤上。我早晚要好好摸一把。 和弟妹邵莹整的这一出,让我这光棍多年来干柴烈火的熊熊燃烧。弟妹,哥王八看绿豆,对上眼了,哥就要你! 我躺在床上,听着窗外的雨渐渐变小,直到万籁俱寂。月光越来越亮,从门口照到窗台,我被弟妹勾了魂一样,睁眼闭眼都是弟妹邵莹风姿绰约的身体。 我的身体不听我使唤,又闹起脾气来,起来抗议着。想娶弟妹,做起来难,说起来更是难上加难。村里这帮子老寡妇小媳妇一个个都是喇叭,我要做出娶了弟妹这档子事来,可比鬼子进村还轰动。 可是没得办法,我就是想要这个女人,不给就一直难受,你说我咋办?我只能狠狠的搓自己,让它消停点。 第二天,鸡都叫好几回了,我才醒过来。昨晚在梦里结结实实的和弟妹弄了一场,一觉醒来发现内裤不堪入目,我只好换下内裤,只穿一条短裤出门干活。 刚出门,见弟妹抱着一个箩筐,一脸羞涩的冲我笑:“哥,你起来了啊,饭在厨房呢,我今天要洗衣服去。”说着就往我屋里走,估计要收拾我床单。 我那条沾满罪恶的内裤还在我床上扔着呢!我一个激灵,挡在门口:“弟妹,那啥,我自己的衣服我洗就行了,就不麻烦你了啊。” 弟妹身上飘来一股诱人的香味:“哥,哪的话,你天天忙着种地,哪有时间洗衣服,我趁着就给你洗了。” 弟妹说着就进了屋,我也不好意思硬拦着,你当我这是跟你客气呢?弟妹取下门后的毛巾放进箩筐里,然后不经意的伸出手,拿起我放在床上的裤衩子,结果不忍直视的粘了一手。 傻子也知道那是什么东西,邵莹的脸一下子就红的像个苹果。我赶忙抢过来,不好意思的说:“妹子,昨晚下了雨,我今天不用去浇地,我自己的衣服我洗吧。” 我两一人一箩筐衣服,往河边走去,弟妹为了避免尴尬,走在我的前面。她一扭一扭的,形状姿态都很诱人,我没有内裤束缚,一下子就起来了。 弟妹坐在河边,在石头上摊开衣服,浸湿了用木棒槌捶打着。大衬衫里挤出一道迷人的风景,随着捶打的动作上下波动。 弟妹邵莹忽然撩起一捧水泼到我的脸上:“哥,你好涩啊,往哪看呢?”我有些羞愧的低下头,开始费力的洗自己的脏内裤。 然而只是比之前多老实了那么一会,我又偷偷把头转过去。好一双腿,又白又滑像面粉一般。可以隐隐约约看得见青色血管,透亮雪白,玉润光滑,亭亭玉立,耀眼生花。 我正痴迷着邵莹这一双美腿,邵莹板着脸冷冷的说:“哥,把头转过去,像什么话!”又被发现了!男人看美女时被频繁打断是很烦的! 我把头抬起来,盯着邵莹看着,邵莹反而被我盯得心里发毛,不好意思的低下头。我坏笑着,低声的说:“见外了吧弟妹,昨晚你光着我都看过了,今早咋的不让看了?”